栏目导航
 
>> 人民日报
>> 光明日报
>> 中国青年报
>> 中国教育报
>> 中国纺织报
>> 人民网
>> 新浪网
>> 中国新闻网
>> 凤凰网
>> 浙江日报
>> 浙江教育报
>> 浙江工人日报
>> 钱江晚报
>> 都市快报
>> 浙江在线
>> 宁波日报
>> 宁波电视台
>> 宁波晚报
>> 东南商报
>> 现代金报
>> 中国宁波网
>> 其他媒体
请输入关键词:
 
首页 > 媒体聚焦 > 浙江日报
 
这个保安,大学生都叫他老师
 
发布时间:2009-11-06   点击率: 信息来源:浙江日报 2009年11月05日 15版
 
  本报记者 陈洪标 通讯员 黄炜 王国海
  一家企业两年来未能解决的技术难题,却让一名保安给解决了。这位名叫朱香龙的保安一时成了校企界的传奇人物。
  保安比专家厉害
  今年6月份,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的保安朱香龙,在网上看到宁波某公司发出的求助:公司生产的99.5%氧化铝元件,出口美国和欧洲国家。氧化铝元件生产出来的时候是白色,质量和技术指标都符合标准要求,但是欧美国家元件的标准必须是米黄色的。而要让元件变成米黄色,目前的方法只能是通过太阳2-3天的照射,让氧化铝经过照射后变成米黄色。但这个方法存在两大问题,一是用时长,碰到阴雨天就会影响产品出口时间;二是太阳照射不均匀导致色泽不均匀,从而难过质量关。为解决这个问题,公司已经花了两年时间,聘请了多位专家,可一直难以解决。
  上色靠太阳,那就只要找到一个替代太阳的东西,既能“日不落”,又能缩短时间,问题不就解决了?朱香龙做了无数次实验,终于找到一种理想的射线进行人工上色,不仅效果好,射线防护容易,无污染、无残留,而且,每次照射时间比预测时间缩短了一半。
  经过20多天的忙碌,朱香龙和企业技术人员一起制造出了一台国内首创的脉冲射线上色机,单面上色时间只用了2分钟。
  11月2日,该公司又投资制造了“自动射线上色仪”。通过传输带,上万吨的元件实现了自动化上色。
  好奇的学院保安
  其实,在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朱香龙的名气真不小。这名35岁的年轻保安,是江苏连云港东海县浦南镇浦北村的一位农民,高中毕业,结婚成家,断断续续干过一些农村机器维修。
  2002年,朱香龙来宁波打工,那时,他连鼠标都不知怎么用。但他天生对发明感兴趣,在过去的近8年,他已创造了近十项专利发明,因为没有钱申报专利,目前只申报了3项,全部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
  因为发明专利,平时默默无闻的保安朱香龙,成了学院曝光率最高的“明星”。学院的大学生亲切地称他“朱老师”,伙伴们则个个向他投去羡慕的眼光。
  朱香龙很腼腆,他说:“在大学里,人人都是我的老师,一些技术我是请教了他们之后,才得到启发的。在山吃山,靠水吃水,我在服装学院,我的发明都与服装有关。”
  2003年3月,朱香龙在学院实训工场巡逻时,发现有一台机器操作完毕后,还要再运转一会儿。操作老师说,这台服装粘合机加工完衬衣和西装领子后,不能立即停机,必须再运转一会儿,靠传输带把电热板上的热量带走,否则会把传输带烧掉。
  这既费电又损耗寿命。从此,他每天结束巡逻后,就从最基本的机械原理学起,上图书馆查资料,向校内大学生请教,埋头画设计图纸。平时一有空,他就向专业老师提问,弄清楚才肯罢休。
  半年之后,他设计的“辊式服装粘合机停机电热板分离侧散热式节能系统”诞生了。这个系统能使粘合机在停机后不用再运转,就会自动散热。这个系统能在散热时节电6成以上,可帮服装企业减少生产成本。
  代学生还书“还”出个发明
  朱香龙还有一个发明,叫做“服装样板平面设计滑动坐标尺”,更让服装专业的师生拍手称好。
  去年上半年,一名学生托朱香龙到图书馆还一本书。朱香龙随手一翻,发觉这本书很吸引人,但书上介绍的“样板原型”这个名词,他不大明白。
  回家后,他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对“样板原型”有了初步的了解。“服装设计之后,都要打样,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实则很繁琐,初学者通常要花一个多小时才能做好。”朱香龙解释说。但他在搜索中发现,国内光样板专利就有几十项之多,而且应用起来都比较繁,很费时,且对操作者的熟练程度要求很高。
  能不能设计个“大众化”的专用工具,让一般操作工也能使用?这一回,朱香龙非但找机会请教学院里的师生,还常邀请已在服装企业做样板师的毕业生,到学校里“座谈”。
  一年多之后,他设计的“服装样板平面设计滑动坐标尺”亮相了。这个坐标尺没有公式,而且操作很快捷,能帮助操作者省一半时间,“最要紧的是,用它进行绘图非常精确,这在以前的一些专利中都没有体现”。
  险些因发明穷困潦倒
  2005年,朱香龙所在学校要和另一所学校合并,在别的同事都另谋出路的时候,朱香龙正在为他的发明专利奔波。结果,手里的3项发明技术,一项也没有转让出去,又没有资金把专利做成产品。陷入了和很多发明人一样的艰难处境。
  后来,朱香龙还是选择跟着这所学校,因为,学校特别看中他这个特殊的人才,不但给他一个保安配了电脑,而且还破例给他在学校里安了家。
  3年后,朱香龙又发明了7项专利。但是之前的三项专利申请,让他花了6000多元,一个月只有1000元工资,家里有一个女儿和两个双胞胎儿子要抚养,只能放弃申请。
  今年,学院专门给朱香龙提供了一个更加广阔的天地,给了他一个对外的身份:机械电子研究组调研员,在做好保安的本职工作之外,业余时间可以搞自己的研究。
  兼职企业技术“医生”
  有过专利转化的失败经验,朱香龙转变了思路,不再自己蒙头搞发明,而是到企业里去找市场,企业需要解决什么技术难题,他就研究什么,帮企业攻克技术难题。
  一开始,他根据浙江省科技厅主办的浙江网上技术市场信息,选择了一些宁波范围内的企业,主动上门到企业去实地了解技术难题难在哪,再根据企业的预期要求,回来折腾。
  朱香龙解决技术难题的方法是反常规思考,在他看来,凡是企业遇到的技术难题,如果专业技术可以解决,企业里的技术人员早就解决了,在这个时候,要跳开专业知识,可能就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鄞州区一家中型企业2年来为如何降低电动剃须刀刺耳的噪音而头痛,今年3月,朱香龙去了,一拿回样机,两天时间,就将其噪音降低了70%—80%,接近飞利浦电机齿轮噪音,这个时候企业连合作协议都还没拟好。
  刚开始他去企业也很紧张,接待他的人都是比他学历高、比他专业的技术人员,可一交谈,就什么距离都拉近了,有时连工程师也感觉以前为什么没有想到呢。
  现在,朱香龙在宁波鄞州区、江北区10多家中型企业做“编外医生”,朱香龙告诉记者,搞发明是他最大的兴趣,永远也不会改变。不过,他也想在学院建立通用技术研究所,平时选择一些缺乏动手能力的学生到企业参与技术研发,这样也可以弥补自己在专业知识的深度上的缺陷,又能培养学生的实践动手能力。

相关附件:516082942.pdf
  主办单位 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宣传部 浙ICP备12014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