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 人民日报
>> 光明日报
>> 中国青年报
>> 中国教育报
>> 中国纺织报
>> 人民网
>> 新浪网
>> 中国新闻网
>> 凤凰网
>> 浙江日报
>> 浙江教育报
>> 浙江工人日报
>> 钱江晚报
>> 都市快报
>> 浙江在线
>> 宁波日报
>> 宁波电视台
>> 宁波晚报
>> 东南商报
>> 现代金报
>> 中国宁波网
>> 其他媒体
请输入关键词:
 
首页 > 媒体聚焦 > 都市快报
 
浙纺院“神级”教学楼管理员陈茂林 七年捡了421部手机 83个钱包
 
发布时间:2015-01-05   点击率: 信息来源:都市快报 2015年1月5日 B07
 

陈师傅和他的失物招领本

  什么地方学生最易丢东西 他总结出一个规律

  在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学生们只要丢了东西,就会想到教学楼管理员陈茂林师傅。

  陈师傅有一项神奇的纪录:在校工作7年,捡到421部手机、83个钱包,还有手提电脑、MP3、身份证、学生证、校园卡……不计其数。

  他的运气这么好,都是拜同学们所赐。他也被大家亲切地称为“神级”管理员。通讯员 王国海 金容容 记者 韩宇挺

  最有东西捡的岗位

  陈师傅今年56岁,从2008年6月开始到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工作,是该校12号、14号两幢教学楼的管理员,每天工作就是开门、锁门、关灯这些琐事。其中一项任务就是在每天20:40,学生夜自修结束后,将两幢楼的87间教室巡视一圈,看看门有没有关好,吊扇有没有关等。

  陈师傅获得的尊敬不是虚名。

  工作第一年,他就发现粗心学生真不少。他常发现有同学,老师遗落手机、钱包等物品,他怕放在教室不安全,就拿回办公室保管,等有同学来询问时,一一核对信息,登记后还给失主。

  对于那些记不起东西丢哪了,也没来问他的失主,陈师傅自有他的一番寻找流程。

  如果捡到的是手机,他就会从手机通讯录找失主朋友电话,那些号码比如“爸爸”、“妈妈”、“寝室长”、“班长”等,拨过去一问,就找到了失主。

  如果捡到的是钱包,他就在教室附近问同学或老师,找不到就通过钱包里的证件找人,如果还找不到,就交到学校后勤公司。

  后来微博流行起来,陈师傅就开了个微博,上面专门发布今天捡到的各种物件,别说,他还拥有不少学生粉丝呢,学校官微也经常帮他转发。

  这几年,陈师傅曾大半夜帮学生找手机、笔记本电脑,曾捡到过金手链,还有各种私物……久而久之,他就有了“神级”管理员的称号,甚至在其他楼上课的学生丢了东西,也会找他碰碰运气。

  平均每4天捡到一样东西

  陈师傅是学校临时工,一个月收入2500多元,捡了这么多东西,他从没图过好处。对于这个称号,他笑笑说,“不懂那是什么意思。一定是孩子们把我神化啦!”他说,这事本来就是分内工作,从没多想。

  为此,他收到过不少失主的感谢信,其中有该校商学院的刘建明老师。他对陈师傅大晚上还帮他找车钥匙表示了谢意。

  纺织学院14纺检3+2班学生李乐欣,是400多个手机失主之一。

  李乐欣说,手机是父母送她考上大学的礼物,丢的时候以为肯定要被父母训了,心里很难受,一晚上睡不着。第二天到教室,碰到陈师傅,刚想问,他就说:“是不是手机丢啦?”

  一堂课,上课人数从50人-150人不等,怎么防止招领的人不出错?

  陈师傅说,他有一本神秘的失物招领账本,上面写着同学们的班级、姓名、手机号码以及丢失物件。

  每次捡到东西,他一定会记下,这是哪个老师的哪堂课上捡到的,这样,来认领的同学得先报上来,留下自己班级、学号和手机号码,这样就可以防止冒领了。

  到2014年12月底,这本本子已经记了32页,670条(次)记录,绝大多数是手机,也有钱包、一卡通等,算下来平均4天就能有东西捡到。

  陈师傅说,捡得多了,他总结出规律,一般学生上课,最容易丢东西的地方就是课桌下面的抽屉,占全部物品95%以上。

  除了失物招领,他偶尔还会“兼职”出演各种角色,比如多媒体教室的电脑坏了,他就成了修理工,若是有老师临时有事不能上课,他就担当了门口的“通知员”。

  陈师傅说,虽然进出教室的时间和学生相反,和学生接触时间并不多,但现在上下楼时,常有学生热情地跟他打招呼问候,光这点,就让他觉得这工作挺开心的。

原文链接:http://hzdaily.hangzhou.com.cn/dskb/html/2015-01/05/content_1874600.htm

  主办单位 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宣传部 浙ICP备12014096号